最新|推荐|热点|社会|娱乐|科技|汽车|体育|育儿|财经|军事|国际|时尚|旅游|探索|养生|历史|情感|生活|文化|学习|摄影|风水|家居

【经典】牟其中关于南德试验报告(二)【1】

时间:2017-01-09 来源:360doc
相关热门阅读

    【提要】南德社会试验 : 牟其中关于南德试验报告(二)【1】

    昔日神圣的银行,今天演变成了买卖货币这一特殊商品的商店,资本在新技术面前显得苍白无力。而且,在货币这种特殊商品经营得越发达的国家,货币越是难以转化为资本。曾经轻易地就驯服了劳动力的资本,很难驯服今日的智慧了。生产力令人惊叹不己的高度发展,却为不可一世的资本培育出了自己的掘墓人。

    又如,目前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的政府,都在提心吊胆地默默祈祷,希望席卷亚洲、拉丁美洲、俄罗斯的金融风暴不要降临到自己的头上;所有有影响的经济学家都在忙着开处方,希望能治服这个“魔鬼”;连普通市民也睁大了惶恐的眼睛,盯着恒生指数、道·琼斯指数、金融时报指数在风暴中上下起伏,东摇西倒;盯着各种股市、汇市的潮起潮落;连英雄加魔鬼的索罗斯先生,也在1998年9月15日的《华尔街日报》上拉响了警报:《全球出现资本主义危机》。

    对于这场危机或衰退发生的根本原因,各流各派众说纷纭。我在去年10月1日写的题为《泰山远眺》的长诗中,开始了对这一问题的思考。

    依我之见,这就是新时代分娩时的阵痛,一个全新的时代即将降临的征兆。

    二战结束后,在德意志第三帝国的废墟上,俄国人忙着抢钢铁,抢设备;美国人则忙着抢人才、抢技术。五十年后,高技术产业在美国等西方国家发展起来了,苏联却分崩离析了。人类的数量增加了,生活舒适度提高了,可奇怪的是,使用的原料、燃料却减少了。1973年,石油的国际价格是每桶33美元,二十几年后,降到了十几美元。发达国家再也不以增加钢产量为荣了,每年都在公布降低了多少钢产量。在这一潮流之中,以劳动密集型为特征的东南亚经济,比之以技术密集型为特征的西方发达国家经济,理所当然地会贬值,作为价值形态之一的货币,当然会随之贬值。

    由贬值引起的投资者信心的动摇,加上现代网络的结算速度,轻而易举地从一个国家每天流失出万亿美元就是不难理解的现象了。资本是胆小的,丧失了信心的资本,每天从一个国家逃往它自认为安全的另一个国家。经济发展的秘密就是“合理预期”;信心动摇必然使预期的热情减退,多米诺骨牌效应产生了,全球股市、汇市动荡起来了。

    大骂索罗斯是没有道理的。他只不过是以哲人的目光预先看见了这一必然产生的震荡而已。商人的职业就是赚钱。只要他不违反有关法律,又赚了钱,你就不能不佩服他的高明。1994年 6、7月间,我与索失之交臂,当时在纽约,唐庆华先生安排我与索罗斯会见。可是见面的前一天,索罗斯突然通知我,说他第二天要去出席华盛顿国会的听证会,因为有人说他是“骗子”,他必须去教导那些国会议员,让他们知道一下,什么叫“套投基金”。第三天,我看见了《纽约时报》上刊载的索罗斯在国会听证会上丝分缕析的回答。用我的话来说,索罗斯就是在数不清的“金融衍生工具”中使用了优化组合的“第四产业”概念,获得了远远高于平均利润率的报偿,于是,出现了神话。嫉妒是人类的天性。所以,全球对索罗斯群起而攻之。对于这场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,我持乐观态度。“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”,历来如此。人类就是在这种不断的危机中闯过来的,危机就是危险加机遇。索罗斯是对的,这是“资本主义的危机”,是一种“创造性的破坏”,而非人类的末日。资本让位于智慧的时代来临了。

    世界的潮流真的变了。这一切均源于生产工具的进步,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。我们的祖先在十五世纪,错过了一次历史性的机会,我们这一代人绝不能再做蠢事了。党中央在十年发展规划中己提出两个转变,即计划经济到——市场经济、由粗放型到——集约型的转变。我希望加强这一认识的基础性研究,即作为一种政治经济学的体系性的研究。

    马克思在《资本论》中描述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本质是:以资本为中心的资本的积累与积聚的过程。

    模仿马克思的表述方法,我们可以将智慧文明时代的生产方式描述为:以一个聪明的大脑为中心的、对全世界各种生产要素进行优化组合的过程。即南德发现的“第四产业”。在工业文明时代,我们是竞相将自然资源转变为生产要素或直接转变为产品;在智慧文明时代,我们更多的力量是将己经形成的生产要素进行优化组合。

    以资本为中心的社会结构,将让位于以智慧为中心的社会结构。智慧就是马克思称之为复杂劳动的东西。马克思认为,一切财富都是劳动创造的。这是他在《资本论》关键的六章,即1—6章中表述的观点,也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基石。

    我们认为,智慧就是人类的思考能力与知识结合的结果,它仍然是人类劳动的一种表现形式,它也必然遵循以“劳动价值论”为基础的经济学的一切规律。

    关于世界己经发生了变化,我们在《我们发现了一种新情况》一文中已向社会报告过了。这种变化,不只我们感觉到了,一些发达国家的经济学家也在八十年代开始察觉了,只是他们还不能确认其意义而己。

    1983年,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些学者提出了新生产力函数的概念,即经济的增长不仅仅取决于资本与劳动力增长,还取决于劳动者受教育的程度与

关键词推荐阅读
南德    试验    报告南    智慧        
特别声明:
(1)本网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均为转载稿,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有内容、版权等问题及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,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。联系方式:wanyunlo#163.com(#改成@)。 (2)本站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分享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100wenku不保证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数据及图表)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等,仅供学习参考和研究使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