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|故事|推荐|热点|社会|娱乐|科技|汽车|体育|育儿|财经|军事|国际|时尚|旅游|探索|养生|历史|情感|生活|文化|学习|摄影|风水|家居

【经典】留守女孩因为助学金,多次被老师单独“补习”,最后被逼远走他乡【1】

时间:2016-12-31 来源:经典综合

    【提要】助学金故事留守 : 留守女孩因为助学金,多次被老师单独“补习”,最后被逼远走他乡【1】

    双桥镇是位于西南的偏远小镇,小地方的居民人多钱少,原始的土地完全不能满足生存和欲望。

    大多家庭都会派出精壮劳力,奔赴祖国的富裕地区,这些人统称打工仔。

    听奶奶说,我刚满月父亲就去了沿海地区“找钱”,到了一岁母亲也随父亲而去。像我这种被父母“抛弃”的孩子统称留守儿童。

    在我们这个小镇,十个孩子里九个孩子都是留守儿童,反正没有几个完整的家庭。

    小镇的教育设施还比较完善,小学、初中、高中都具备,我们这些被遗忘的花朵还是有园丁栽培的,只是园丁的人品嘛,就有待考究。

留守女孩因为助学金,多次被老师单独“补习”,最后被逼远走他乡

    双桥镇小到什么程度?初一开学,奶奶带我报道,却沿着走了六年的小学路走到了初中,我后知后觉,原来小学对面的大楼就是初中啊。

    最绝望的是,初中和高中是合并的,所以我一直在这个山沟待了十二年,生肖都够走一轮了。

    一转眼高三了,我坐在窗边,左手撑着下巴望向窗外。窗外目之所及就是小学。

    正是小学的早操时间,而我已经熬过了昏昏欲睡的早自习,突然有些怀念轻松的小学。

    那时候还不知情怀这个词,只知道无限感慨,拍醒正埋头补觉的同桌。陈青青,我小学、初中以及高中同学,虽说地方小,但两个人都能分一个班也是缘分。

    我和她的关系特别好,连上厕所都是手拉手。我记事起,见爸妈的时间加起来都不及和青青一天的时间久。

    但青青身世比较凄惨,初二那年,她的父亲在工地干活出了意外,死了。老板赔了点钱,就当她爸的卖命钱。

    那时候,班主任还发动全班同学捐款,我把让奶奶存的过年钱也悄悄偷出来,全给青青了。后来回家被奶奶拿着扫帚一顿毒打。

    青青捧着一把零钱,低着头不说话,不一会儿大颗大颗的泪水就滴下来。我慌了,手忙脚乱地给她抹眼泪,还有长条的鼻涕,我其实有点嫌弃,但忍住了。

    她抬头哽咽对我说:“安安,我再也没有爸爸了。”

    我早就过了喊爹喊娘的年纪,但听了青青的话,我突然有点想父母了,上一次见面还是前年的春节。

    默默走到小卖部,犹豫着打电话,但想想还是算了,又能说什么?父亲无非就是叮嘱我好好读书,要听话,除此外没有其他话题。

    我缅怀过去的时候,被我拍醒的青青哀怨地看着我,但是我完全没有不好意思,笑着问她:“青青,如果可以回到小学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她思考了会儿,轻轻说:“我会让爸爸别去外地打工。”说完,就若无其事地看书了。

    自从她爸去世,奶奶就不待见她和妈妈了,说是她们克死的儿子。所以青青一直很努力读书,就为了争口气,证明自己长大会有出息,让妈妈过上好日子。

    听话勤奋的青青是老师都喜欢的学生类型,而且因为家庭原因,她每年都得到名额,获得社会好心人的资助和学校补贴。

    高中班主任姓张,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,瘦瘦小小,有些干瘪,个头一米六几,走路颤颤巍巍,还戴着一副老花镜。

    张老师可了不起,是我们学校的宝贝,他最引以为傲的事迹就是几年前因身患癌症右肺被切除三分之二.胸壁被切除一块,却始终坚持在教书育人的第一线,被评为全国先进教师。

    他上过电视、报纸,总之在我们镇上,张老师就是英雄般的人物啊,很多学生和家长也以进入他所带班级为荣耀。

    我倒是没什么感觉,因为我又不是好学生。

    有一天中午,青青被张老师叫到办公室。老师让学生到办公室,再正常不过了,只是午休都快过了,青青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我有点着急,青青要是没午休好,下午肯定会打瞌睡。关键是她一打瞌睡,就让我下手掐她,有几次都把她掐青了。我实在不忍心。

留守女孩因为助学金,多次被老师单独“补习”,最后被逼远走他乡

    快上课前,青青埋着头冲进教室,我悄悄问她:“老张头叫你什么事啊?还能不能让人好好休息了,你看你小小年纪黑眼圈和眼袋那么重!”

    我一看,青青的睫毛还挂着泪滴,鼻头也红红的,问道:“老张头骂你了啊?你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她扯着嘴角笑笑,很勉强地说:“没什么,就是学习的事。”之后任凭我怎么问,也不开口。我想可能是高三压力大,这件事也过去了。

    但不知为什么,班上最近的气氛很奇怪,后面的一群男生经常看着我们这方向不怀好意地讨论。我照了照窗子,鼻屎抠干净了啊。我再看看屁股,大姨妈没漏啊。

    我几次想冲上去,青青都把我拦住了,她哀求地看着我,我心里有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在青青被教导处的人叫走之后,更强烈了。我很不安,在没有青青的陪伴下独自上厕所。

    厕所从来就是灰色地带,不好意思在课堂上讲的话,到了厕所就畅所欲言了。我蹲在小格子间,听隔壁的八婆传播资讯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,你知道一个大消息吗?五班的陈青青勾引张老师!也不知道她怎么下得去嘴。消息当然千真万确,那天中午被他们班男生亲眼撞见,两人光着身子抱一起,陈青青主动的!”

    听到这八婆说的话,我提起裤子,推开厕所门就给那女人一巴掌。后来旁边的同学把我拉住,那长舌妇试图打我,还一个劲儿嚷嚷:“我说谁呢?你这个男人婆,陈青青没教你怎么勾引男人啊!”

    后来我们俩被带到教务处,我环视一圈,怎么没看到青青啊?教务处的老师问我俩怎么回事,我就只说

关键词推荐阅读
助学金    留守    补习    被逼    老师    
特别声明:
(1)本网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均为转载稿,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有内容、版权等问题及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,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。联系方式:wanyunlo#163.com(#改成@)。 (2)本站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分享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100wenku不保证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数据及图表)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等,仅供学习参考和研究使用。